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文章總數:209530 瀏覽總數:538963930
文章總數:209530 瀏覽總數:538963931
點選此處可回到首頁!
法律知識庫 課程講座 法律圖書 電子報中心 回首頁
台灣法律網新訊



【林蕙瑛專欄】找諮商心理師檢視自己的性愛觀
交通部公告訂定「代客駕車服務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
臺灣該以「港版難民法」因應「港版反滲透法」
蘇東坡到底說了甚麼?
大法官釋字第791號:通姦罪及撤回告訴之效力案
【林蕙瑛專欄】與鄰居友善是好事,但不宜在未瞭解對方個性及生活方式之前就快速成為朋友
修憲動員青年軍 奪地方執政?
「大法庭」vs.行政法院
法學入門(四十八):民法「意思表示錯誤」案例篇
【林蕙瑛專欄】同居在父母家,本性逐漸流露
「裁判易讀小幫手」自即日起上線,秒懂判決書新聞稿
【林蕙瑛專欄】遠距離戀愛的通病好像是沒辦法給另一半安全感
「國家統一」修法事件是照妖鏡
國民法官制已融合兩制優點之說明新聞稿
美人含怒奪燈去 問郎知是幾更天?
【林蕙瑛專欄】努力在擠壓生活中尋找平衡點
「是禁錮還是韁繩?論證現象世界的潛規則初探」
【林蕙瑛專欄】冒然復合有可能會落入從前互動的模式
拾得毒品,怎可占為自有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統一法律見解之108年度大字第3號裁定新聞稿
民法第98條所謂探求當事人之真意,如兩造就其真意有爭執時,應將誠信原則涵攝在內,藉以檢視其解釋結果對兩造之權利義務是否符合公平正義(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2739號民事判決)
【林蕙瑛專欄】生病總是希望得到親人朋友的關心

 台灣法律網 > 法律知識庫 > 作者專欄(一) > 施正鋒教授

建構台灣客家文化發展基礎(一)

文 / 施正鋒教授
【台灣法律網】


壹、前言

台灣是一個墾殖社會(settlers’ society),也就是說,在漢人墾殖者還沒有前來之前,已經有原住民族在此居住良久。在漢人之間,於明治、清治陸續前來的福佬人(閩南人、鶴佬人)、以及客家人,可以大體說是自願前來的經濟性移民,而戰後遷入的外省人,大致上是非自願性的政治性難民。由於我們並無正式的移民政策,不能與美澳紐加等移民國家(immigrant state)相提並論;不過,在過去十年來,已經有不少來自東南亞、以及中國的「婚姻移民」(marriage migrant)歸化,這些新移民為台灣的族群結構添加了一個面向(圖1)(略)。[1]

當前台灣在進行民主化的過程中,若要進一步尋求民主鞏固,必須面對三大挑戰,也就是國家肇建(state-making)、民族塑造(nation-building)、以及國家打造(state-building),也就是國家主權獨立的確立、住民/國民/公民的民族認同/國家認同(national identity)[2]是否一致、以及國家體制/政治制度的建構(施正鋒,2003:112-20)。這三項任務在概念上雖然有別,不過,在實踐上卻是環環相扣,特別是三者與族群政治糾結不清的情況下,族群難免在政治權力、經濟資源、以及文化認同三個場域進行分配競/確認,因此,如果不能合理處理族群間的競逐,將不止是會影響民主體制的品質,連深化民主的目標恐怕會功虧一簣[3]。

由於歷史的偶然(contingency),客家族群的先民集體遷徙台灣稍晚,因此,人數上遠不及大規模移入的福佬人;相較於戰後前來的外省族群,客家人又欠缺國家機器奧援的優勢;再比較屬於南島民族的原住民族,由於客家文化特質歸類為漢民族,因此,客家族群並未特別獲得政府的特別關照。在清治時代,由於閩客之間的集體衝突,除了六堆、以及桃竹苗的客家原鄉以外,居住在福佬人之間的客家人逐漸被同化為福佬客;從日治到戰後,由於統治者採取國語政策,客家族群、福佬人、以及原住民族的母語大量流失;在解嚴之後,即使嚴峻的語言政策稍有鬆弛,不過,由於資本主義的機制大體會以人口結構來進行文化市場的分配,因此,客家族群的生存又一度面臨空前的挑戰。

一般而言,以客家族群最關心的就是文化的保存、以及語言的復育,因為語言文化攸關客家族群的存續;簡而言之,如果沒有與眾不同的客家話來作族群辨識的指標,除了主觀上的集體認同以外,尚難有其他方便的觀察得到的體質、或是文化特徵。此外,在民主化的過程中,客家族群並未感受到明顯的政治參與提升,尤其是在中央政府的客家代表並未有顯著的呈現,因此,在高度期待的情況下,相對剝奪感的萌生在所不免;特別是在地方財政分配失衡的結構下,客家原鄉的經濟發展未必能與都會區齊驅並進,客家族群未必能舒坦接受一般性的城鄉差距解釋。

當代的客家集體運動發軔於「還我母語運動」,並促成行政院客家委員會的設置。迄今,客委會雖然嘗試推動過『語言公平法』,不過,並未獲得相關部會的積極配合;近來,客委會另起爐灶,企盼推動『客家語言發展法』,成效有待觀察。在這時候,陳水扁總統提出新憲的國家願景,特別是向原住民族提出「原住民族憲法專章」的誓願,讓客家族群增加一條管道確保客家文化的發展。

到目前為止,客家菁英對於客家文化保障的論述,大致是援引政治哲學上的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規範,也就是強調對於族群差異的尊重,尤其是文化層面上,相對之下,對於國際法範疇的少數族群的權利保障(minority rights protection)、或是少數族群的權利保障(minority rights protection),似乎是裹足不前。我們或許可以嘗試著由適用、以及意願兩個角度來理解:首先,客家族群或許認為本身並非少數族群,也就沒有必要去要求國家加以保障其權利;再來,也許有人以為少數族群是已經被污名化的名詞,因此,客家人沒有必要去接受這種身分。我們以為,少數族群是一個中性的名詞,在國際上並未隱含任何負面的絃外之音:甚至於,一個族群必須先具有少數族群的身分,才有資格(qualified)要求國家保障其少數族群權利。

一般而言,人權可以分為三大類:(一)所有住民的生存權、以及自由權,(二)所有國民的公民權/政治權、以及平等權/反歧視,以及(三)少數族群的認同權/文化權 (Thornberry, 1995: 15-16);前兩種權利的出發點是消極的保障,大致可以由個人的公民身分取得,而後者則是因為個人隸屬於少數族群的身分而取得,算是正面推動的權利 (Lerner, 1991: 17; Capotori, 1992: 508)。在這裡,所謂的「少數族群的權利」(minority right), 是指「少數族群」(minority group) 的「集體權利」(collective right)[4],是屬於所謂的第三代人權 (Nas, 1998)[5]。

在國際法上,一向有「少數族群的成員、還是少數族群為權利所有者」的爭議,背後,其實事牽涉到「少數族群權利究竟是個人權利、還是團體權利」的政治哲學爭辯。從傳統的自由主義 (Liberalism) 立場來看,集體權與個人權是無法相容的,因為它似乎潛在帶有對個人自由的威脅;然而,若是從社群主義 (Communitarianism) 的觀點來看,個人與社群/社會是分不開的,因此除非少數族群的生存權、以及認同權能獲得保障,否則,個人的權利將無所歸屬。在這樣的認識下,當前的國際人權思潮認為,光是以個人為中心的生存保障、或反歧視原則是不足的,還必須進一步確保少數族群的集體權,甚至於有人將集體權當作是對於過去不公義待遇的補償 (Geldenhuys & Rossouw, 2001; Kymlicka, 1996, 1995; Lerner, 1991: 29)。事實上,目前國際法上對於『國際公民暨政治權規約』(1966) 的詮釋,採取的是折衷性的看法,少數族群的集體權是「個人因為團體的身分而取得的權利,而且必須集體行使」(Thornberry, 1995: 23; Bloed, 1995: 115; Capotorti, 1992: 507-8)[6]。

在下面的章節裡頭,我們先將釐清少數族群這個概念,然後才討論究竟客家族群是否算是少數族群。接下來,我們在探討國內法令對於少數族群的保障的著墨後,要考察國際人權規約究竟對於少數族群的權利保障有何規範,特別是聯合國(UN)、歐洲安全暨合作會議(CSCE[7])/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8])、歐洲理事會(Council of Europe)、以及歐洲聯盟(EU)。再來,我們要由多元文化主義著手,來了解少數族群權利入憲的意義,並且歸納民主國家的憲法對於保障少數族群權利如何規範。接著,我們將分析國內政治環境對於少數族群權利保障可能接受的程度。在結論之後,我們將提出建構台灣客家文化發展基礎建議案,也就是『台灣客家文化發展基礎草案』。
 
 
貳、客家族群是否為少數族群

所謂「少數族群」,是指minority ethnic group/ethnic minority、或是national minority。Francesco Capotorti (Castellino, n.d.) 作了如下的定義[9]:

A group, numerically inferior to the rest of the population of a State, in a non-dominant position, whose members - being nationals of the State – possess ethnic, religious or linguistic characteristics differing from those of the rest of the population and show, if only implicitly, a sense of solidarity, directed towards preserving their culture, traditions, religion or language.

在這裡,我們有必要先討論「少數」(minority)、以及「族群」(ethnic group)這兩個基本概念。就字面的意思來看,一般人大致上是可以接受將minority翻譯成「少數」,不過,當我們遇上少數統治的情況下,譬如過去的南非白人政權,在直覺上,很難將這些支配黑人的白人當作少數族群,類似的情況是過去波羅的海三國境內的俄羅斯人;因此,目前國際上的用法是把少數當作在政治、經濟、社會、以及/或是文化上「被支配」(dominated)的同義詞[10],不能望文生義解釋為人數上絕對的少數。

就語意上而言,ethnic minority、以及national minority往往被當作是同義詞,也就是西歐國家習慣用ethnic group來代表族群這個概念,而東歐國家喜歡用nationality來表達。也因此,在不同的國際規約裡頭,有時用ethnic minority作總稱,因此包含national minority,譬如Capotorti;有時則以national minority當作總稱,因而包括ethnic minority,特別是較早期的用法。

在這裡,我們根據時間順序,可以將一個國家內部的少數族群(廣義的)分為原住民族 (indigenous/aboriginal people)、少數族群(一般的)、以及移民 (immigrant);一般所謂的少數族群又可以分為種族 (racial)、宗教 (religious)、語言 (linguistic)、國籍[11] (national或national origin)、以及其他文化性的 (cultural) 少數族群(狹義的)(圖2)(略)[12]。我們可以看出來,不管是哪一種用法,除了籠統的總稱以外,少數族群比較像是消去法以後的鬆散類別。 

這樣的分類,並非全然相互排斥,譬如說,在第一層級分類的移民,他們雖然並非在本土出生,然而,可能與屬於原住民族、或是其他少數族群,在種族、宗教、語言、國籍、或是其他文化特徵上具有某些共同點,譬如來自印尼的客家人新娘、或是來自菲律賓巴丹島的達悟人新娘。又如,在第二層級分類的所謂國籍性少數族群,是指他們在境外另外有其祖國、或是同胞/血親國家 (kin state、kindred state),不一定是指沒有國籍者(譬如難民);此外,他們可能是土生土長 (native),只不過是在民族認同/國家認同上,可能仍然在進行調整之中,因此,不能以單純的移民來看待。我們這裡所討論的少數族群,包括所謂的移民在內,都是指具有公民/國民身分者[13],而外籍勞工的權益則必須另行討論。

有關少數族群的身分的歸屬,一般強調要由個人作自我選擇/定義,不應該由政府強迫他們接受官方的認定方式、或是學術上的識別分類[14]。那麼,究竟客家族群是否為少數族群,就要端賴客家族群自己的選擇。如前所述,客家族群目前除了在人數上遠少於閩南人,在政治上又不像過去的外省族群具有國家管道的優勢,在社會、經濟上又不如原住民、或是婚姻移民(外籍新娘)的絕對弱勢,因此,往往不會是被國家政策特別關照的對象。誠然,不論是就政治、或是經濟場域來看,客家族群是否有被刻意排擠、或是歧視,目前仍然缺乏實證上的佐證,不過,就語言/文化而言,客家族群絕對不是支配性的族群。由圖2來看,客家族群既非原住民族、也非移民,而可能是一般性的少數族群;在一般性的少數族群裡頭,客家族群不能算是種族、宗教、或是國籍性的少數族群,不過,至少可以說是語言性的少數族群(linguistic minority)、或是文化性的少數族群(cultural minority)。

有人或許會說,如果把散佈在世界上的客家人總數加起來,客家人不能算是少數族群。問題是,跨越國界的客家人除了具有相同的語言、或文化以外,是否構成任何具有一體感的集體(collectivity)?如果是的話,在當前以國家為基本單位的國際社會中,客家要以何種政治形式來要求(claim)其集體權利的行使[15]?如果不是族群,會是具有政治意味的民族(nation),也就是另外建立一個客家民族國家?

-----------------------------
[1] 平埔族以虛線表示,是因為除了被國家承認為原住民的噶瑪蘭人以外,其他族的集體認同仍相當隱晦。

[2] 一般又稱之為「國家認同」。其實,在政治學裡頭,國家認同(state identity)另有所指,包含在國際上的定位(sovereign/social identity of the state)、以及國內的集體認同(corporate/internal identity of the state);當然,兩者是相互建構的,Rae (2002)、以及施正鋒(2000:4-8)。

[3] 有關於民主化、民主鞏固、以及民主深化的討論,分別見Whitehead (2002)、Gunther等人(1995)、Fung與Wright (2003)、以及O’Donnell等人(2004)。

[4] 又稱為「群體權」(collective right)(Capotorti, 1992: 507)。有關集體權的項目,Lerner (1991: 34-37)的歸納。

[5] 第一代人權是指公民權、以及政治權,第二代人權是指經濟權、以及社會權,第三代人權還包括發展權、和平權、以及環境權 (Donnelly, 1989: 143-44)。

[6] 譬如『世界語言權宣言』(1996) 指出,語言權既是個人權、也是集體權(第1條)。

[7] Conference on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

[8] 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

[9] Jules Deschenes (Castellino, n.d.) 也作了類似的定義:

A group of citizen of a State, constituting a numerical minority and in a non-dominant position in that State, endowed with ethnic, religious or linguistic characteristics which differ from those of the majority of the population, having a sense of solidarity with one another, motivated, if only explicitly, by a collective will to survive and whose aim is to achieve equality with the majority in act and in law.

[10] 參考 Tanase (2002)、Potier (2001)、Bossuyt (1999)、Eide (1995)、Shaw (1992: 10)、以及Sigler (1983: 8)。值得一提的是,再來,不管是將minority group當作是ethnic minority、還是national minority,目前學術界的共識是不包括弱勢的社會團體 (social group),譬如女性、殘障、或是同性戀。

[11] 當然,我們也可以翻譯成政治意味的「民族」。

[12] 聯合國的『個人隸屬國籍、族群、宗教、或語言性少數族群權利宣言』(1992) 將少數族群分為國籍、族群、宗教、以及語言四大類(第2條)。

[13] 見『消除各種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1965) 第1條、第2款。

[14] 譬如,見『保障少數族群架構條約』(1995) 的第2條、『哥本哈根宣言』(1990) 的第32條、或是『少數族群權利宣言』(2000);參見Capotorti (1992: 508-9)、Toivanen (n.d.)。

[15] 譬如散佈於伊拉克、伊朗、土耳其、以及敘利亞的庫德人(the Kurds),跨越西班牙、以及法國的巴斯克人(the Basques)、或是英國、美國、澳洲、紐西蘭、以及加拿大的安格魯薩克森人(Anglo-Saxon)。

(待續)

法令具時效性,文章資料內容及所引用法令,請自行查核修法動態及現行有效之法令
寄給朋友     友善列印

 

作者簡介
施正鋒教授
學歷:美國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博士、美國Iowa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碩士、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學士
現職: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暨公共政策研究所兼任教授
學術專長:政治學(國際關係、比較政治學)
文章轉載自 https://www.facebook.com/cfshih2012 http://faculty.ndhu.edu.tw/~cfshih/

 

 

本單元最新10篇文章
對於知識的輕蔑、信口開河,那是傲慢及褻瀆,即使有政治學博士學位 / 施正鋒教授
大選前一個月的觀察 / 施正鋒教授
告別民報 / 施正鋒教授
日本對於印尼獨立 / 施正鋒教授
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 / 施振鋒教授
政府選前大灑銀子是夭壽骨 / 施正鋒教授
日本軍事佔領印尼 / 施正鋒教授
有提名制度未必代表已經制度化 / 施正鋒教授
大選十個禮拜前的觀察 / 施正鋒教授
有關政治制度運作的一些錯誤認知 / 施正鋒教授
  本單元更多文章......

 

免 費 電 子 報
發刊期數: 3722
推 薦 課 程
《房地產法律課程》房地產仲介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共有房地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土地買賣合建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成屋買賣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預售房屋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帳款催收法律實務:保全程序篇(假扣押) (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生活法律:婚姻三部曲--婚姻.夫妻財產制.家庭暴力法律問題解析 (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交通事故和解技巧與賠償訴訟法律實務 (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夫妻財產相關法律問題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公寓大廈糾紛處理與訴訟法律實務 (劉孟錦律師)
法 律 叢 書
請點選此圖觀看本書更詳細的介紹!
【台灣法律網電子書】政府採購法案例實務(六)
劉孟錦.楊春吉
定價:NT $ 1000元
網站連結
律師 法律事務所
律師事務所 法律
法律專欄 劉孟錦律師
一帆法政補習班 台灣本土法學
法律翻譯 e速人氣生活網
品味人生 永恆婚禮顧問
合法律師查詢 合法地政士查詢
合法經紀業查詢 不動產實價查詢
不動產資訊平台 房地產交易價格
不動產交易服務 全國法規資料庫
法學資料檢索 法拍.庭期查詢
立法院法律系統 民事.非訟費用
重大通緝犯查詢 商工行政服務
地政資訊e點通 定型化契約範本
司法院書狀範例 國家圖書館
地名檢索系統 地籍圖資系統
地政法規資訊 Hinet地政服務
總統府法令查詢 最新犯罪手法
165反詐騙 食品安全衛生

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網站合作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文章資料內容僅供參考,不宜直接引為主張及訴訟用途,具體個案仍請洽詢專業律師
法令具時效性,文章資料內容及所引用法令,請自行查核修法動態及現行有效之法令
所有文章係作者之智慧,請尊重智慧財產權,轉載重製節錄請先取得本網之書面同意